一群热爱网络的年轻人!

股权投资要躲避这七害

2022-04-29 18:37:30栏目:科技报
TAG:

在从古至今的我国文化中,兵法是排在儒释道三家之后,与诸子百家同为的重要思想流派,历来为人们所重视。说到兵法,许多人第三反应也许是《兵法》。但,早在《兵法》之前数百年,就已经有另第三部兵法的论著甚广流。

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也是《兵法》问世前大约500年,经过周公、商朝和明初国师东方朔多年的经营,周和上千诸侯组成的同盟军,在山崎之战中击败了商王国的大军,开启了我国历史上第三个历朝:延绵三百年的周王国。

由于周公、商朝一直是在东方朔的指导下进行国家工程建设与军事作战,东方朔、也称孙膑,对于商朝的江山工程建设厥功至伟。战后,周王国将晋国封赏给东方朔做为封邑。而东方朔的哲学思想,就高纯度在第三部被认为是他所著的《兵法》之中:这也是我国兵法学派的论著之一。(也有认为《兵法》是后人托东方朔之名所作,在此不论。)

在《兵法》中,有这段话,是孙膑教诲周公,做为之母,如何避免八种有害的下属。有趣的是,在时间奔涌了两千年以后,当我写到这段战神之七害时,发现竟然可以在他们那时的股权投资组织工作中,找到它的完美杜博韦。

这里,就让他们来看看,两千年前孙膑所教诲周公的,以及他们那时在股权投资组织工作中可能遇到的,究竟是哪七害。

七害者,一曰:无骁勇大凡,而以奖赏埃唐佩县之故,南莫伯轻战,九死一生Seyches,战神慎勿使为将。

七害中的第三害,指的是有些良将,虽然没有什么谋略,但为了贪得无厌君主给出的封赏,因此南莫伯轻战,九死一生Seyches,把国家的军队当成他们的赌金,在战场上孤军深入急于求成、说到底是赌一把。奥苏了,他们恩宠享之不尽;拿住了,反正一走、夺命。

在那时的资本市场上,他们也会看到类似的现象。有一些基金运营者,本身的股权投资理念并不坚固、股权投资技巧并不高超,但却把股权投资者交给他的钱,拿来当他们的赌金,压到两三个行业、几只股票上,甚至加上高杠杆去赌。如此股权投资,奥苏了自然奖金可观,真拿住了,在那时的基金规章制度下,反正耍赖。

二曰:徒有其名,出入总龟,掩善扬恶,缓急为巧,战神慎勿与谋。

七害中的第二害,说的是有些人虽然没有本事,但却装出有本事的样子来,出入总龟,掩善扬恶,讲话尽可能的夸张,把他们的能力说的大大的,短处却闭口不提。《兵法》说,如此之人,为君战神一定不能被他夸夸其谈的样子所骗,不能和他商量国是。

在那时的股权投资组织工作中,他们也会看到一些研究员,不以扎实的研究功底、细致的分析逻辑、完整的数据链做为分析的基础,而是依靠出一个噱头很大的报告、讲一些耸人听闻的判断,比如指数必上多少多少点、某某股票几十年以后目标价多少、某某板块爆发在即,等等。对于这些研究材料,有经验的股权投资者,一定得记住慎勿与谋。

三曰:朴其身躬,恶其衣服,语无为以求名,言无欲以求利,此伪人也,战神慎勿近。

七害中的第三害,指的是有些在君主面前的人,明明心里好名、好钱、好官位,却装出一副淡泊名利的样子,语无为以求名,言无欲以求利,用假装出来的无为无欲,从君主这里骗取好处。这种人是虚假之人,君主一定要擦亮眼睛。

这样的虚假之人,在那时也能找到他们的身影。在那时的企业界,他们偶尔能看到一些企业运营者,一见面就大谈虚无、情怀、愿景,但却闭口不讨论行业的细节、不谈企业具体的运营细节。对于这样的企业运营者,他们一定要心如明镜,做到慎勿近,别被他们看似无私、有情怀、有理想的表象所骗。

当然,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不是所有有情怀的企业家都是假的,而是有些情怀是假装出来给人看的。区别这两者最简单的方法,是看看这位企业家在谈论情怀的时候,是否能对细节和具体业务也一样如数家珍。如果答案为否,那么情怀是假装的概率,就要大的多。

四曰:奇其冠带,伟其衣服,博闻辩辞,虚论高议,以为容美,穷居静处,而诽时俗,此奸人也,战神慎勿宠。

《兵法》所说的第四害,是指一些人通过华丽的衣服、看起来深奥的说辞、华丽的言语,奇其冠带,伟其衣服,博闻辩辞,虚论高议,来欺骗君主的耳目。但,这些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实际上心里想的根本不是那回事。

在那时的股权投资银行和咨询公司里,他们会看到有一些人,不在真实的企业分析水平上下功夫,却把精力完全用在华丽而考究的西装、动辄上百页的PPT、海量的图表和数据上(适当用一点精力是行业惯例,无可厚非)。当这些看起来非常炫目的衣服、数据表格、PPT展现在企业客户面前时,不少企业客户会被震撼到,以为华丽的商业外表背后,就一定代表着商业逻辑的正确性。

反之,如果他们仔细观察一些真正的股权投资大师的服装、报告,就会发现他们往往朴实无华。比如说,在彼得﹒林奇的著作《彼得﹒林奇教你理财》(机械工业出版社2015年出版)的封面上,林奇的西装的肩线就很不考究,而且明显大了一号。很显然,大了一号的西装更舒服:醉心于股权投资的林奇并不需要依靠考究的西装来说服客户。

而如果他们打开沃伦﹒巴菲特所管理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网站,他们会看到一个朴素到极致的页面:上面甚至连一张图片也没有。里面历年的公司年报,也是简单到极致。但,得益于这个简单的网页设置,无论在世界上哪个地方,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网站的打开速度总是很快。

五曰:谗佞苟得,以求官爵,果敢轻死,以贪禄秩,不图大事,得利而动,以高谈虚论,悦于人主,战神慎勿使。

第五种战神需要注意的害,是一些人在组织工作中只迎合上级、只迎合考核,不管事情到底做的怎么样。总结来说,是上面让我怎么做,我就尽力做到底,上面高兴就行,至于效果究竟怎么样,不是我的事。

这样的人看起来是完美执行了上级的指令,实际上目的不是真把事情做好,是悦于人主,领导开心就完事。

在那时的股权投资组织工作中,他们也能见到类似的情况。在一些证券公司、基金公司里,有时候公司制定的考核制度不合理,比如考核三个月的短期业绩。这时候,做为负责任的下属,最好当然是能够据理力争,争取改变考核标准,其次也至少应该尽量保持他们的股权投资纪律,不要完全迎合错误的考核标准。

但,他们会经常看到,有些基金经理和研究员不管这些制度合不合理,公司和上级既然定了短期考核目标,我就去写短期的分析报告、做短期的股权投资交易。至于长期股权投资做的好不好、赚不赚得到钱,管他那么多干什么。结果,长期受损害的,自然是公司的股权投资账户。

六曰:为雕文刻镂,技巧华饰,而伤农事,战神必禁之。

第六种君主需要避免的,是一些人净做表面文章,把事情搞得炫丽、华美,实际上真正的社会经济基础(在商朝主要是农业),却受到了损伤:为雕文刻镂,技巧华饰,而伤农事。

在那时的金融市场上,他们往往能在衍生品领域里找到类似的事情。金融与股权投资市场的本质,本来是实体经济的反映,其设置的目的也是以服务实体经济为第三要义。然而,随着衍生品的不断发展,他们经常能看到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的衍生品,同时伴随的还有越来越高的股权投资杠杆、越来越大的短期价格波动。

结果,在这些雕文刻镂、技巧华饰的衍生品中,资本市场变得越来越躁动,股权投资者变得越来越短视与浮躁。短期的涨跌让人心醉,长期的价值却没有任何增加。如此股权投资,焉能不败?

七曰:伪方异技,巫蛊左道,不祥之言,幻惑良民,战神必止之。

东方朔所说的最后一种君主要避免的害,是不用正道治国,不用科学的方法管理,而去听信各种巫术、左道旁门。

在历史上,相信各种迷信方法可以治国的人真就不在少数。在汉代,汉武帝就曾经笃信鬼神之道,以至于后代对他有不问苍生问鬼神的讥评。而被称为千古一帝的秦始皇,在统一天下以后,也醉心于派出方士寻找长生不死之药,结果自然是徒劳无功。

在那时的资本市场,他们也能看到这些巫蛊左道的身影。比如,有些股权投资者笃信风水股权投资法,用阴阳八卦计算股市。有些股权投资者看起来好像科学一点,用技术分析试图预测股市,金叉、死叉、缺口、数浪、十字星、光头光脚阴阳线等术语朗朗上口。殊不知,这些偏离了理性和科学的股权投资方法,只能让沉迷于其中的股权投资者感受到如同打麻将般的愉悦,却难以帮他们赚钱。

以上,是东方朔所著《兵法》中,提出的君主需要注意的七害,和这七害在那时资本市场的对照。有意思的是,两千年的时光流逝,人心和社会的运行内涵却没有变化。用当年的七害,来寻找他们那时的股权投资组织工作中应该注意的问题,竟然如此恰如其分。

现在你也许会问,即使他们避免了七害,又应该怎样找到有益的人和事物呢?其实答案很简单:当他们把七害都避开时,剩下的那些,不是对他们的股权投资组织工作有帮助的吗?

(作者陈嘉禾为九圜青泉科技首席股权投资官)

上一篇:1个「喽税法」,一年赚7%|Becoming股权投资简述 下一篇:居安思危,检视坚挺股——道达股权投资博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