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热爱网络的年轻人!

这些企业界元老另一面鲜为人知的艰苦

2022-04-30 07:05:15栏目:新观点
TAG:

书名标题:景丰纯东一夜乌鸦,杨开第夜里哭醒,除了没性日常生活,创业团队者更加:死不起、不悔!

来源:首席创业团队咖

马化腾整装待发了全球4万穆萨人为18岁的穆萨办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科查山,至今苏州的上空还荡漾着四千人的欢呼。

不过,在这喧闹的另一面,荡漾着马化腾曾经那个稍嫌壮阔却无比生性的后悔演讲:

我缅斯最大的错误是创建穆萨巴巴,因为组织工作占据了我的所有时间……如果有来世,不会再做这样的生意……我不该谈及商业,不该组织工作。

这绝不是马化腾的俗气!这个时候的马化腾是许许多多我国创业团队者。崔永元曾在多个三天三夜里为一些遭遇大无力回天的创业团队者而心痛,为她们身上共同奔涌的失败基因而毫不退缩。不过,我国创业团队者的大无力回天不是她们亲自动手构建的民营企业帝国突然崩落,而要常年过着病者式日常生活。

我国创业团队者基本上是最难的一个群体。而对许多第二代创业团队者而言,她们的日常生活基本上都是组织工作。在许多人看来,那种日常生活基本上是难以置信。我国的创业团队者,只有民营企业没家。

科枫:从少女到乌鸦,依然坚守第一线

细纹、细纹、虱蚜种种迹象表明,科枫老了。年轻时精明,老了之后看起来和蔼。出生于1945年的科枫,创业团队30年来,每天组织工作16个小时,一年中200天都奔走在市场第一线。

组织工作基本上是科枫的全部,他上班不是沙尔梅,而要朝七晚十一,从除夕上到廿九,萨德基,而且他没什么享用,简直是为了组织工作而生。部下们说,他虽然在苏州日常生活,但是已经好多年没到西湖边去聊聊天,看风景对他而言是一种奢华。从少女到乌鸦,科枫已经年过八旬,2017年达能成立30十周年,而这位72岁食业老人依旧奔走在市场第一线。

对此,科枫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苦惯了。我儿时都是有痛打没痛打的。后来经商也吃过不少苦,钱都是自己长年累月辛苦挣出来的,但真的不论如何享用。

钟睒睒:九死一生的农业生产之路

2007年,钟睒睒去江西赣州,看着漫山遍野的脐橙,他便以为好橙汁唾手可得。于是,他很快就决定在那里发展果园,并建厂生产橙汁。

钟睒睒不曾想到的是,因为这个仓促的决定,自己要付出十年的心血来弥补,农业远非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坚持,还是放弃?钟睒睒选择了前者。有人说,是因为他的轴,不撞南墙不回头;可在他自己看来,实在是形势所迫。钱都投下去了,工厂也建起来了,哪还有什么退路啊?

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橙子、两瓶果汁,农夫山泉却为此走了非常多的弯路,基本上可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钟睒睒说。

陶华碧:人生的路没平平淡淡的

陶华碧,贵州人,一个没上过学、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好的农村妇女。却凭借一罐老干妈成为国民公认的女神,并将我国品牌推向了全世界。

她丈夫早逝,剩下孤儿寡母,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女人带着孩子谋生!她从摆地摊做起,慢慢积累,每天要扛着100多斤的担子去卖米豆腐,并且为此落下了严重后遗症,直至今日,仍膏药不断。她曾被班车售票员推下车,为此她要走几十里。但是,这个不屈的女人,愣是靠着惊人毅力扛下来。

陶华碧说:从年轻走到老,我觉得人生的路没平平淡淡的。没经过风吹雨打,不算创业团队者;经过风吹雨打、日晒雨淋,才算真正的创业团队者。有些创业团队者你别看他说的,要看他实际做的才是真功夫、硬工夫,拿都拿不出来是见不得太阳,是在温室里长大的。我们是见得到太阳,经过日晒雨淋、风风雨雨走过来的。

刘永好:我们不是一夜暴富

这位60多岁的董事长,岁月似乎在他身上没留下太多的印记,脚步轻快、心态年轻,似乎有一颗永远不老的心。

我们不是一夜暴富者,深知创业团队的艰苦与不易;我们民营企业的底蕴是踏实稳健的、生机绵绵的,因为我们的目标是创建百年希望。一切务实、不讲排场、不图虚名,不抽烟,不酗酒、不打牌,每天开销不超过100元,吃穿随便,得体就行。

富有但却过着简朴充实的日常生活,这是刘永好与许多成功者不同的地方;这是新希望多年来蓬勃发展没倒下去的原因!

牛根生:只要努力,屌丝能逆袭成功

1958,牛根生生于呼和浩特。出生不久,为日常生活所迫,被生父母卖入养父母家。据牛根生亲自描述因为吃不起饭,亲生父亲开价50块钱把我卖了。由养母抚养14年。1978年参加组织工作,成为一名养牛工人。

90年代的牛根生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后来会成为载入我国金融史册的大人物。那时的他,一个41岁的老男人,竟然要大老远从内蒙古草原跑到北京来找组织工作,投出去50多份简历,连个面试的机会都得不到。是这样的屌丝最后逆袭成功,创造了我国乳业奇迹。

褚时健:人生不要有太多计较,要向前走

褚时健,曾经是有名的我国烟草大王,把红塔集团做到了亚洲第一,世界前列的大型烟草民营企业。

后来,从人生的高峰跌倒了谷底,因受贿被判无期徒刑,获得保释后,75岁高龄重新创业团队,和妻子承包了一片2400亩的荒山,种起了橙子,以褚橙红遍大江南北,再一次让自己成为了传奇。

如今褚时健已经是一个89岁的人了,还在摸爬滚打着。褚时健说:社会都是以成败论英雄的,是不是果王,不是我说了算。我是做事的,评价是别人的,我给自己打个80分吧。

景丰纯东:京东面临倒闭危机,一夜乌鸦

体现景丰纯东的老板气质,或许是额前的小撮白发。2008年,第一轮融资用光后的京东面临着倒闭的危险,正值金融危机,没人愿意掏钱给一个不知何时能盈利的民营企业。

那段时间,景丰纯东一天见五个投资人,说同样的话,得到的回答也是一样:拒绝。对兄弟们那种愧疚、和痛苦一拥而上

杨开第:半年时间都是噩梦,常常哭醒

我无力控制,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夜里常常哭醒、研发失败我就跳楼,这是杨开第在华为创业团队维艰期决绝说出的话。

那时他先后历经爱将背叛、母亲逝世、国内市场被港湾抢食、国外市场遭遇思科诉讼、核心骨干流失……他每天组织工作十几个小时,依旧深感无力。这位从小在农村吃苦长大,在部队锤炼多年,外人眼里坚强如铁的商业硬汉曾经如此艰难。

此后,在一封给华为抑郁症员工的公开信中,杨开第坦诚,自己也曾是一个严重的忧郁症、焦虑症的患者,他的身体还得了多种疾病,因得了癌症动了两次手术……

为何这群人很脆弱?

商业评论家王育琨在著作《强者:创业团队者的梦想与痴醉》中,这样描述我国创业团队者的刚硬与脆弱:

因为那太阳般的盔甲过于耀眼,人们的目光穿透不了那耀眼的盔甲,抵达不了她们的心灵。在人们眼里,她们像那盔甲一样的坚硬,直到有一天,那坚硬的躯体轰然倒下时,人们在震惊之余,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坚硬的身躯会毫无征兆地坍塌。

这似乎也可以用我国历史上流传的一句话进行解释: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创业团队者表面看上去风光无限,而一旦选择成为了一名创业团队者,如皇明太阳能董事长黄鸣所说,便意味着他的一生从此将与压力、竞争、劳累、焦虑结伴而行,再也不得轻松。创业团队者承担着身体、精神的双重压力,负重而行。

1、大多数人是组织工作狂,积劳成疾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用在创业团队者身上恰如其分。

创业团队者作为民营企业的一把手,经常面对千头万绪的民营企业发展问题,大多数都是组织工作狂,没睡到自然醒、没周末、没节假日,组织工作时间长、作息不规律,即使有病也一再拖。

李开复患病前,经常和年轻人比赛熬夜,夜里回邮件;网上曾流传过王健林的一天作息表,他早上4点起床,健身45分钟,组织工作量约是16小时;马化腾一年飞行了800多个小时,平均每天2小时在飞机上度过,走访了33个国家和地区;柳传志讲到他得病时,往往病好了第二天就又立刻组织工作,后来变成一个常态,经常地半个月左右就要犯一次;《史蒂夫·乔布斯传》的作者艾萨克森说乔布斯在死前一天还是在组织工作……这种作息及高强度的组织工作在创业团队者中并不是少数,而如今89岁的李嘉诚、87岁的巴菲特还坚持在民营企业的第一线组织工作。 。

王健林一天行程表

不愿意说累,似乎成为我国创业团队者的通病。青岛啤酒的彭作义突发心肌梗塞意外去世,大中电器的胡凯、爱立信的杨迈都死于心脏病,日本曾有12家大公司的总经理在一年内相继突然去世,而这另一面更多是积劳成疾,过劳猝死。

创业团队者如此拼命,长期高负荷组织工作,身体的健康状态让人堪忧。而中高层管理人员上行下效,越来越多的人也被疾病、亚健康侵蚀,亦不容忽视。

2、背负的精神压力巨大

在郭家学想要自杀的那个下午,查出端倪的员工赶到办公室。她们说:

如果你死了,你就把所有为了梦想而追随你的同事们都害死了。你死了是要大家心死吗?你死了,父母兄弟孩子的痛苦你想过吗?那么多帮助你的朋友的感受你想过吗?你死了,几万名员工的饭碗怎么办……

这样话语无疑一字一字地敲打着郭的心,身上有如此多的期望,生命已不只是一个人的。人要好好活着,而好好地活着是做有意义的事。

实际上,一旦一个人长期背负的期望、压力过多时,这就很容易导致抑郁症,创业团队者、一把手群体中并不少见。法制周报曾提到一份公开资料,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已有1200多名创业团队者因为自己摆脱不了的心理障碍走向了自杀身亡的道路。

图片来自网络

柳传志在刚开始办民营企业的时候,多次有过太大的惊吓,他说差点儿吓出神经病来,真格基金的徐小平自曝患过两次抑郁症,毛大庆在万科转型最艰难时期正值患上抑郁症。

而互联网行业最有名的抑郁症患者,就不得不提到张朝阳。张朝阳用悲催来形容他的2012年,他焦虑、抑郁,精神上常常处于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恐惧之中。我什么都有,但我是很痛苦!他最终选择闭关一年,基本上与世隔绝。而等他重新在公众视野中露面,世界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昔日我国互联网教父级的人物带领搜狐如何面对后来居上者,这也是他要面对的新课题。

创业团队者也许比外界想象的要承受更多,更为脆弱。何伊凡曾在去年清明节时,总结了三十五位创业团队者的六种死法。他发现每逢宏观环境趋冷,出口不景气,民间借贷崩盘、银行收贷、反腐高峰,都会出现集中的创业团队者跑路、自杀,或者遭遇暴力伤害事件。

压在创业团队者身上的 " 四座大山 "

我国有一群坚持奔日子的人,一群愿意做大树的人,创业团队者们正是这样的人。而崔永元观察到许多人觉得做民营企业越来越累。

创业团队者很脆弱,但她们更不敢病、死不起,为何?另一面其实是民营民营企业面临的困境,这些无疑是悬在创业团队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岛君总结了四个方面。

1、处理政商关系大多要靠民营企业一把手

冯仑曾总结了 30 年民企的三种死法,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政商摩擦。政商关系的问题是民营企业死亡率第一的原因。湖畔大学研究民营企业死亡率第一位的也是政商关系。

我国的商业环境中存在着两种资本形态的民营企业,一种是国有资本,一个是民营民营企业,甚至还被称为非公民营企业,这种称呼无意间也加剧了两者的分化。在前不久《财富》杂志公布的世界 500 强榜单中,我国上榜公司有 115 家,80% 的我国入榜民营企业是地方国企或央企。民营民营企业的发展任重而道远。

在许多领域,民营民营企业即使做得再好,也只能扮演跑龙套的角色。而民营创业团队者亦没得到应有的尊重。辞职下海,弃官经商的梅永红讲过他在地方政府组织工作期间,看到许多官员对创业团队者吹胡子瞪眼睛,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令人心寒。

亲、清的政商关系定调,给民企松绑,让民企看到更多希望,但也需要创业团队者更有智慧地维护和经营。尤其是一些在地方的大型民企,早期有公有资本参股,后来被充分授权,发展壮大至今,这其中的权力平衡并非一般人可以驾驭。

2、我国民企大多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内部管理跟不上

除了华为、万科、联想、新东方等少数大型民企外,我国有超过 2000 多万个中小民营企业,这是我国经济的重要支撑力量。在发展过程中,捉襟见肘、跌跌撞撞、死扛硬挺、野蛮生长,在奔跑中调整姿势,这是中小民营企业的真实写照。

中小民营企业在初创前期,基本上一切的导向是生存、活下来。在这种背景下,建立合理而完善的人才梯队管理制度是极大的奢华品。许多民企的一把手也扮演了精神领袖的角色,大权紧紧地握在自己手里,亲力亲为。这更容易导致一家民营企业以创始人为大,严重依赖单独的某一个人。这也加剧了一家民营企业的风险。

3、许多第二代创业团队家没做好交班

根据 " 新财富 500 富人榜 " 的数据显示,我国 50 岁以上民营创业团队者占比为 67%,这意味着近七成的我国家族民营企业需寻找接班人。未来五到十年内,我国将有 300 万家民营民营企业面临接班换代的问题。

麦肯锡上海区董事总经理张海濛先生曾在岛君的采访文章《民企转型的三大动因、成败关键、老板格局…这篇讲透了》中提到:

实际上,大部分第二代的创业团队人现在刚开始要交班的时候,就会发现时间已经不太来得及。我认为现在许多的我国第二代创业团队家没做好交班,没对自己下一代的领导层做好安排。

选择家族的内部人接班民营企业,这是第二代创业团队者的优先选择,也是我国民企接班换代的最典型、最常见的模式。新希望的刘畅、达能的宗馥莉、碧桂园的杨惠妍是目前已成功接班的 "80 后 " 二代。而即便从小接受培养的二代也未必愿意接班,比如曹德旺的儿子曹晖。

也有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初创人选择职业经理人的接班模式。柳传志把联想的接力棒交给了杨元庆,王石把万科交给了郁亮等等。

第二代创业团队家在没找到合适的接班人前,就意味着依然要奔走在民营企业的第第一线。

4、外界舆论与资本的压力

小编曾在现场听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对自己的股东和员工说:公司股票能否持续增长,最大风险是我的身体是否出问题。

一个创业团队者对稳定或提高一家民营企业股票市值的重要性可见一斑。也因此,一家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创始人或老大身体若有了异样,公关部门采取的措施多是稳定军心,守口如瓶。

而一旦一个公众人物的病情被曝光后,很容易迅速成为各大媒体争先转载的头条,也成为公众关心的话题,比如乔布斯、李开复。当乔布斯患有胰腺癌的消息在 2004 年被传出后,整个 " 苹果世界 " 陷入了一种恐慌。

一把手保持健康,不光是对自己,而且是对民营企业员工、投资人、资本市场的一种交代。

来源:首席创业团队咖(id:cyk88365)

书名:http://mp.weixin.qq.com/s/fgbBR7Z-yP64tz-Uz29ktA

上一篇:创作者位数信息技术,金融创新与信息技术的「Jaunpur」 下一篇:5个曾坐牢的商业性元老,现如今没人80岁卷土重来,没人媲美汪群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