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热爱网络的年轻人!

16亿B轮,民营企业携手地方性国资委“押注”风电钛新闻媒体股权投资家

2022-04-30 17:33:23栏目:创投界
TAG:

相片来源Kunming

▎沉浮Infreville,风电仍然活在循环里。

钛新闻媒体作者丨钛新闻媒体股权投资家

以前VC股权投资秃鹰,如今VC下场创业者,携手地方性国资委攒出一只秃鹰。近日,东莞安鑫风电重要信息技术股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鑫风电)宣布完成16亿A轮股权融资。老股东IDG民营民营企业、佛山辽宁成大集团公司持续加码追加股权投资,国寿双创公募基金、宝盈、粤财公募基金、深子谦民营民营企业等财务股权投资机构,爱旭股权、五感民营民营企业等产业发展股权投资机构也协力参与了此轮股权投资。值得关注的是,此轮股权融资是目前为止风电赛车场年度最大额单笔股权融资,且IDG民营民营企业、佛山辽宁成大集团公司在其中是协力创办者的身份。不免外界猜测,安鑫风电究竟是IDG民营民营企业携手地方性国资委组局攒出的秃鹰?还是抢滩风电赛车场的又一次尝试呢?另一面掌门人手扑朔迷离安鑫风电的掌门人手究竟是谁?公开资料表明,安鑫风电创办于2019年7月3日,总部位于佛山,由业内资深团队、IDG民营民营企业及佛山辽宁成大集团公司协力创办,法定代人为徐志群。从税务重要信息来看,似乎是徐志群主导的个人公司。徐志群在单晶基板行业拥有30多年经验,1990年从吉林大学半导体材料与化学专业毕业后就职于中国四佳半导体材料股权有限公司,此后,曾任职多家风电民营企业的老总,主要包括法雷奥石英(锦州)股权有限公司、上海通用硅晶体材料股权有限公司、欢瑞世纪风电重要信息技术股权有限公司等。2008年12月,加入美国股市上市公司晶科能源,2019年升职为执行官CFO,2020年11月辞去晶科能源执行官CFO职位,2020年12月8日徐志群的名字就出现在了安鑫风电紫苞人一栏。从辞职到创业者,仅间隔一个多月时间,这太像职业经理人走马上任CEO的桥段了。理由如下:第一,税务重要信息更改,摇身成为风电 神秘黑马。2020年12月8日安鑫风电关键时间节点。税务重要信息表明,佛山辽宁成大实体平台营运管理工作股权有限公司名称更改东莞安鑫风电重要信息技术股权有限公司 ,紫苞人王喆变成徐志群,业务范围变从产业发展园区和孵化器的营运管理工作类增加了风电设备及元器件制造、半导体,公司注册民营民营企业由1000万元增至1亿,徐志群通过佛山珠联民营企业管理工作合资经营民营企业(有限合资经营)、佛山天雁股权投资股权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东莞安鑫。第二,3个月签约两个百亿元订货。2020年12月10日,在澳珠民营企业家峰会开幕式上,佛山市国资委委与东莞安鑫签订了风电节能环保工程项目股权投资破冰合作协定,总股权投资约170亿。按照协定,东莞安鑫50GW风电大基板工程项目及销售中心等将破冰佛山市。该公司将以210MM等大尺寸基板作为新一代产品,目标成为全球风电基板领域的龙头民营企业。如果安鑫重要信息技术的50GW基板产能如期投产,那么安鑫重要信息技术有望成为仅次于隆基股权和中环股权的基板龙头。这样一来,基板产业发展将再出一个巨头,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2021年3月11日,成立仅2个月,注册民营民营企业为500万元的内蒙古安鑫风电与新特能源股权股权有限公司及其2家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买卖协定书》,按照协定约定,分四年,新特能源向内蒙古安鑫销售原生植物光伏15.24亿吨,协定投资金额约219.44亿。
相片来源:GW2查很显然,仅靠安鑫重要信息技术和徐志群个人完成两笔百亿元订货,是不太可能做不到的。那么另一面掌门人手究竟是谁?很大可能是IDG民营民营企业及佛山辽宁成大集团公司。相得益彰攒出秃鹰种种迹象表明,安鑫风电太像是一家民营民营企业携手地方性国资委组局攒出的秃鹰了。2021年3月5日 安鑫风电赢得IDG民营民营企业、华金民营民营企业的天使轮股权融资,股权融资金额未披露,3月11日转身向新特能源股权下单采购原生植物光伏15.24亿吨,协定投资金额约219.44亿。翻看税务重要信息,当时新增的股权投资方天津和谐海河、柔润九号、柔润三号其另一面均有来自辽宁成大集团公司方面的股权投资,辽宁成大集团公司是佛山市最大的综合型国有民营控股公司公司。2021年6年25日安鑫风电赢得国富股权投资Pre-A轮;2022年4年13日赢得16亿A轮股权融资,资方主要包括粤财公募基金、宝盈股权投资、IDG民营民营企业、五感民营民营企业、深子谦、国寿股权投资、辽宁成大集团公司、爱旭股权。据悉,佛山正在加快构建主要包括节能环保产业发展在内的五大千亿级产业发展集群,而风电正是节能环保产业发展发展的重要方向,安鑫风电工程项目破冰后将带动风电节能环保全产业发展链集聚佛山。GW2查表明,IDG民营民营企业与佛山辽宁成大集团公司在股权方面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是相得益彰厮杀战场的好友。
相片来源:GW2查在中环集团公司百亿元股权争夺战中,最后关键时刻,IDG民营民营企业和佛山辽宁成大集团公司组成财团,杀入竞标战局;2017年辽宁成大集团公司通过旗下股权投资平台出资1.7亿,与IDG民营民营企业协力股权投资了爱旭股权。2019年,爱旭重要信息技术借壳ST新梅成功上市,IDG民营民营企业的股权投资赢得数十倍增值。彼时,在 4月23日佛山市政府与爱旭重要信息技术正式签订协定,宣告总股权投资180亿、年产值超300亿的26GW新型高效风电电池工程项目正式签约落户佛山。这是继安鑫风电大尺寸基板工程项目之后,辽宁成大集团公司为佛山引进的又一重大节能环保产业发展工程项目。站在国资委的角度产业发展股权投资+产业发展引进 以投促引对于吸引优质民营企业破冰必然是好事,从侧面反映出风电产业发展的火热与强大吸引力。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如此大手笔,是否会形成各地方性民营民营企业对于政策扶持工程项目的争夺与恶意竞争呢?站在市场的角度,超大额的单笔股权融资额是行业发展的助力器吗?还是扰乱行业秩序的泡沫?攒局创业者是一把双刃剑在国内民营民营企业即是创业者者又是股权投资人的情况非常少见,不能说完全不好,但这是一把双刃剑,具体要看股权投资机构怎么去用。 业内股权投资人人向钛新闻媒体股权投资家表示。术业有专攻,股权投资机构的职责是寻找价值标的、股权投资、帮助其成长为秃鹰,如果即创业者又股权投资,首先,专业性无法保证,民营民营企业最擅长的还是金融操作、行业的前瞻、股权投资者关系、资源连接,属于陪伴民营企业成长的角色;而创业者者则是需要专注民营企业成长、创新、突破,带领团队去攻克一个又一个问题,所向披靡,创始人就是民营企业的核心精神,尤其是偏向高精尖技术方面的行业,两个角色的状态是完全不同的。其次,双重角色很难客观看待民营企业成长,就像每一个母亲都觉得自己的孩子非常优秀一样,当出现这种偏颇视角的时候,股权投资机构很容易利用自己擅长的股权投资者关系、金融操作手法,为民营企业快速股权融资,把一个初创期的民营企业快速催熟,但是民营企业的业务能力不见得跟得上,反而会导致民营企业走向死亡或成为一个民营民营企业的空壳。业内股权投资人表示。从股权投资者变成创业者者的也有成功先例,例如埃隆马斯克,2004年以630万美元股权投资了电动车公司TESLA,当时开出条件,要拥有TESLA电动车公司所有事物的最终决定权并出任董事长,而作为创办人的马丁·艾伯哈德则担任CEO。TESLA第一款跑车出产过程也是磕磕绊绊,创始人马丁·艾伯哈德、他的搭档马克·塔彭相继离开公司,马斯克依旧坚持,把所有的钱都投入了研发。幸好,他是个不错的舵手。2010年6月,特斯拉成功完成IPO,净募集资金约1.84亿美元。公司股票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挂牌交易,使它成为自1956年福特汽车IPO以来第一家上市的美国汽车制造商,也是唯一一家在美国上市的纯电动汽车独立制造商。显然埃隆马斯克是属于个例。业内股权投资人表示:如果只是股权投资机构攒局拉一个职业经理人来做CEO,这个CEO没有创业者精神的话,他只是一个傀儡,很难诞生出像宁德时代、科大讯飞这一类能有创造性、革命性技术产品的民营企业,就算目前有钱,最后放之市场,市场会做出自己的选择。其实核心是尖端技术人才是要做民营企业的主人,还是做商业股权投资人的打工人,客观而言,两条路线都有可能成功,广义上来说,大家更习惯接受前者。比如隆基股权、商汤重要信息技术都是前者,创始团队操盘,并且创始人团队是这个领域的技术精英。另外,如果是被别人叫出去创业者,只给30%左右的股权,可以招募到中上等技术的人才,但是绝对招募不到TOP级别的人技术人才另外一位业内股权投资人表示。也有股权投资人表示:攒局比较适合模式创业者,不适合尖端技术创业者。声势浩大入局,势必将风电产业发展这江春水搅动的更加沸腾,是真实干还是假忽悠在未来二、三年便会自动水落石出。能否穿越循环?过去二十年,风电始终处在一个怪圈之中,高光时刻戛然而止,低谷之中涅槃重生,已非新鲜事。回溯二十年的跌宕起伏,2004年欧洲加大风电补贴,国内开启第一轮风电扩张热。各路枭雄跑马圈地、大干快上;2008年金融危机来袭,高光时刻戛然而止。2009年 风电屋顶计划政策出台,迎来涅槃重生之时,风电行业大幅扩张产能,2010年全国建了一百多个风电基地,有1000多家民营企业,组件产能达到了35GW,而当年全球新增装机量不过15GW。过剩的产能迫使行业开始打价格战、清仓式出货,腰斩式降价。又逢2018年,531新政出台,明确降低风电补贴强度,行业再次轰然倒塌。政策风向、产能过剩、破产风电赛车场就像进入了循环二十年来以此往复。回到当下,我们再次面临产能过剩的局面。2020年,风电全行业的股权投资达到4000亿,基板、电池、组件环节扩建产能超过了去年全球市场的总需求。TrendForce报告表明,2021年全球风电新增装机量预计约为150-160GW,2022年同比增长30%,达到200-220GW。而根据中国风电行业协会的预测数据,到2025年,全球新增风电装机容量上限也才不过330GW。此外,根据基板两大龙头隆基股权和中环股权公告,今年底隆基基板产能达到105 GW、中环股权85 GW,这两家的产能就完全能够满足全行业需求,并且中环股权已经在宁夏新开工了50 GW新产能,明年破冰,这两家就能满足下游需求并有富余。新晋秃鹰安鑫风电,一上来也规划了50GW的基板产能,要知道2021年中国全年的装机量水平也不过如此。这意味着什么?未来几年,仅国内风电民营企业的产能就将大概率数倍于全球市场需求,而且是全面地、绝对地过剩!在明知产能已完全过剩,民营民营企业的扩张并无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根据最新的统计,2021年,风电行业总共涌进了7000多亿,仅上半年的股权投资额就已接近2020年全年的水平。即便是价格已经高速滑坡的风电玻璃环节,也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涌进了超400亿的资金。一切好似昨日重现。以前并未涉足该领域的民营企业纷纷涉足基板环节,京运通、上机数控、双良节能、保利协鑫等民营企业宣布新产能点火成功,行业再次卷起来。在暴雨来袭之前,也有机构资金开始悄然离场,最具代表性的是高瓴民营民营企业在2021年上半年退出阳光电源前十大流通股股东。阳光电源近期发布的财报,也印证了高瓴的决定。其财报表明,销售费用达15.83亿骤增62%,还有上游原材料涨价,严重影响了整体利润,导致同比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跌19%。销售费用上涨那就说明东西不好卖,老牌民营企业尚且如此,新玩家要如何求生?